今天是 南京:阴-多云 5℃~11℃
加入收藏 |分享到: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专稿 >> 正文

专稿

白桦与太仓的情缘

时间:2019-01-28 08:50:29  来源:  编辑:
白桦与太仓的情缘 宋祖荫 “一座一楼一底的仿古楼房,落地花格门窗,清隽素雅,傍着老街,当然也就傍着小河,因为小河从来都随着老街逶迤而行的。它像一丛含苞待放的

 白桦与太仓的情缘

 

宋祖荫

 

 

      image002.jpg

 

一座一楼一底的仿古楼房,落地花格门窗,清隽素雅,傍着老街,当然也就傍着小河,

因为小河从来都随着老街逶迤而行的。它像一丛含苞待放的花,诗人们聚会的时候花朵就怒放起来了。它又像一条潜流,诗人们聚会的时候泉水就喷涌出来了。这是著名剧作家、诗人、散文家白桦先生对太仓沙溪江南民间现代诗歌馆的由衷赞誉,也是对现代诗歌诗人的美好祝福。

  今年115日,89岁的文坛前辈白桦先生不幸辞世,文坛又少了一位令人仰慕的前辈。白桦先生写过许多小说,电影、电视剧本,还写过不少散文和诗,是一位多栖的才华横溢的艺术家。但是,白桦的本质是诗人,不论写什么,他都充满诗意,而诗意正是他内心丰富情感的自然流露。

  白桦原名陈佑华,1930年出生,1947年参加中野战军,任宣传员。1952年,曾在贺龙身边工作,后在昆明军区和总政治部创作室任创作员。1961年他被调到上海海燕电影制片厂任编辑、编剧,1964年被调到武汉军区话剧团任编剧。1985年转业到上海作家协会任副主席。

自上世纪40年代起,白桦先生陆续发表的《山间铃响马帮来》《曙光》《今夜星光灿烂》等剧本都被拍摄成电影。白桦的作品以《苦恋》(又名《太阳和人》)最为著名,成为当时最能代表时代伤痕的拷问。他一生坎坷,生活阅历丰富,真诚待人,风度翩翩,潇洒优雅。多年来,他一直默默无闻,在喧闹中守望底线。因为是诗人,他在诗歌的园地里奋楫畅游,中流击水,喜欢以他独特方式表达自己的所思所感。

image004.jpg

  白桦先生与太仓有缘,有交集,有文友。10年来,白桦先生携夫人多次前来太仓,参加各种文化活动,为太仓古镇发展出谋划策。

  2007年,与白桦先生同乡的著名戏曲家宋词,相约与白桦一起前来太仓沙溪。两位先生参观古镇老街,还小住了一晚,对天上街市,浪漫沙溪留下了深刻印象。这是白桦先生首次走进沙溪。

  沙溪,除了古镇水乡资源外,还是中国新舞蹈的先驱者吴晓邦的故乡,白桦先生早年与吴晓邦有过交往。当时,沙溪方面正在全力打造历史文化古镇,特意邀请白桦先生前来考察指导。于是,白桦先生第二次前来沙溪。在沙溪文史馆,与相关人士座谈交流,还兴致勃勃地参观了吴晓邦旧居。201051日,修缮后的古镇沙溪开街。白桦先生为此欣然题写中国历史文化名镇——沙溪

  第二年5月,在同一首诗·走进沙溪的召唤下,来自大江南北的各路作家诗人在此吟诗作赋,共襄盛举。与此同时,江南民间现代诗歌馆开馆,第十九届柔刚诗歌奖颁奖,白桦先生应邀前来参加,并于自己题写的江南民间现代诗歌馆匾额前合影留念。在颁奖典礼上,他还获得特别荣誉奖,后来他把这个奖金都捐了出来。在诗歌朗诵会上,白桦先生激情登台,放声朗诵。

记得那天,在江南民间现代诗歌馆,笔者遇见了白桦先生,与白桦先生交谈,从大诗人梅村说起,谈到他的个人艺术生涯,他的两次参军,他的坎坷遭遇,以及他的幸福家庭,乃至他的老年生活。写下了《古镇邂逅白桦》一文,在当地一家文艺刊物刊发。在文中白桦对笔者这样说:“‘沙溪我这是第五次来了,今年初春时节还来吃过鲜美的刀鱼呢!白桦先生还说,第一次来沙溪是2007年春天,当时古镇虽然还很破败,但徜徉之间,可以想象当年的繁华,这里曾是一个商贾之地,临河的建筑家家前门有商铺,后门有埠头,航行卸货,十分便利。由此可见,白桦先生对古镇沙溪充满着留恋

image006.jpg

  后来,一本汇集当下诗人们走进沙溪创作的诗歌选——《沙溪沙溪》,由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白桦先生写的《忆梅村》,作为该书的序《走进沙溪》,白桦先生从这位娄东诗派的开创者、江左三大家之一的梅村说起,称梅村是一个充满诗情画意的名字。他对当今太仓沙溪这片诗歌沃土有着更多期待,希冀诗歌重又在梅村的故乡唱响:我不知道有多少人会想到梅村和他的诗友们,以及他们的唱和,他们在那个时代的热闹与悲壮?多少人会想到他们的热闹和悲壮与我们的联系?但我想到了,我相信许许多多的沙溪诗人和远方来沙溪的行吟者都想到了。其实我们的诗歌本来就是先行者的回声。在沙溪现代诗歌馆开馆的朗诵会上,我们听到了庄严的思绪,听到了心灵的叩问,听到了深沉的反思,听到了真实的诉求。一个率真的个性形象跃然纸上。

  2012年,古镇老街上的梅村客栈开馆迎客。这家具有水乡地域特色的客栈,成为古镇的景点之一。白桦先生对客栈印象极深,赞叹有加。他对沙溪方面的人士说:你们小镇上也办了一家特别像法国风情的小旅馆。近年来,白桦先生多次前来太仓沙溪休憩度假,走进农旅大棚,采摘草莓,享受田园乐趣,还在太仓接受上海交大教授何言宏、《花城》文学刊物主编朱燕玲专访。影视制作人刘郎与白桦在太仓会面并请白桦夫人签名碟片《武训传》(白桦夫人王蓓在片中饰演小桃角色)。有位与白桦先生结下莫逆之交的太仓诗人,专程到上海参加《白桦诗选》首发式。白桦先生还赠送一套四卷本的《白桦文集》,可见他对太仓诗人的情缘。

20167月,白桦先生与著名编导、北京人艺的蓝天野一起前来太仓美术馆,白桦编剧的《吴王金戈越王剑》,由蓝天野亲自执导,在剧坛留下了一段佳话。如今,他的突然离世,有位著名影视演员第一时间确认此消息,称北京人艺排演先生的话剧《吴王金戈越王剑》,已成为人艺的经典剧目。先生一路走好!作家圈,诗人圈、影视艺人圈闻讯后纷纷转发,称先生有才儒雅,愿接近年轻人。当年11月,白桦夫妇俩再次前来太仓。太仓,成为两位老人经常走动的地方。

image008.jpg

  白桦先生曾说,自己非常喜欢一句俄国歌词唱的那种氛围——“田野白桦静悄悄。在雾霭中,白桦闪着银色的微光,让人们确信它还站在那里,就足够了。白桦先生,年轻时是风流倜傥的帅哥;年老后是和蔼可亲的长者。在文坛上,他特立独行,不张扬,不结派,是一个坦坦荡荡的诗人。愿老先生在天堂一路走好。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