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南京:阴-多云 5℃~11℃
加入收藏 |分享到: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百家艺术 > 一心散文专栏 >> 正文

一心散文专栏

【一心散文】爱的底色

时间:2017-09-19 16:11:26  来源:人民日报海外版欧洲刊网  点击量:  编辑:韩蕙如
 

    这是个周末的上午,雨过天晴,空气格外清润。阳光藤一样攀爬过窗台,慢慢地匍匐过来,书桌上盛开一片金色的暖。

    我神定气闲地看着书,累了,就靠在椅背上。闭上眼,听窗外香樟树叶在秋风中沙沙作响。不远处的教堂里,做礼拜的人正在合唱赞美诗,低沉的男女声混合着柔和的钢琴伴奏,庄严而肃穆,缓缓地飘入窗内。这一刻,内心沉静如玉。
QQ图片20170919153615.png
    忽然,“呯”地一下,似乎是热水瓶炸裂的声音。接着便有女人尖利的叫骂声从窗外冲进来,钻到耳朵里,生痛。我下意识地站起来,绷直的身子,又很快弹回椅子里。不用去看,又是一场司空见惯的家庭混战。
    这户人家住在我家南面的斜对门,不知何时租房子住进来的。从南窗恰好能平视他们的北窗,看的出是一家三口人生活。起初并未注意他们,直到有天晚上,窗内传来激烈的争吵声。先是女人高声地斥责,然后是男人厉声地怒吼,接着便扭打起来。远远望去,窗内朦胧的灯光下,像在上演一场皮影戏。
    不久,一个小男孩跑到他们身旁,边充满哀求地拉扯边大声哭喊。哭声特别响亮,把寂静的夜划开一道口子。
    男孩儿的父亲推倒发疯般冲上来的妻子,又狂躁地把男孩儿掀到一边,摔门而出。妻子不甘示弱,挣扎着站起来,披头散发地追出去。
    仿佛曲终人散,转眼间,窗内只剩下昏黄的灯光在寂寞地亮着。小男孩不知怎样了,也没有听见哭声。我有些担心,便站在凳子上,从高处望向那扇窗,只见那个男孩儿,如一只受伤的小动物,蜷缩在墙角里,估计在小声地抽泣。
    有一天,我走出家门不远,看到前面一对母子走过来。母亲蹙眉吊脸,正凶巴巴地说:“到了培训班,好好听课。已经交了那么多钱,成绩再不上来,你试试看!”那个男孩十岁光景,背着一个大书包,无精打采地走着。他嘴唇紧抿,眼神冰凉,脸上有着与年龄极不相符的冷漠与忧郁。
    可以确定,这应该就是那个家庭的母子。我与他们擦肩而过,心里却像塞进什么东西,沉沉的。
QQ图片20170919153636.png
    此后,这对夫妻就没有消停过,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闹,吵架打架成了家常便饭。我没有打听别人隐私的习惯,不知道这对夫妻有什么解决不了的恩怨,只是对他们的行为很是愤懑。他们扰乱了邻居们的平静生活,暂且不论。作为人之父母,全然不顾及孩子的内心感受,何谈责任!
    可以想象生活在这样一个阴云密布的家庭,孩子的童年生活里遭遇的那些不安和惊恐,恶梦般伴随着他长大。这不仅成为一生难以清除的隐痛,更是遮蔽了他未来感受温暖和美好的心灵。灰色世界里,怎么能看到幸福的颜色?
    童年生活,是人生白纸上第一层着色,是父母为其涂画的底色。这种底色,应该像七色光一样绚丽多彩,因为它深深地影响着孩子的未来。父母相爱、充满和谐的家庭,就是一座阳光小屋。孩子在这爱的小屋里度过童年,他们的人生就有了温暖而明亮的底色。
QQ图片20170919153558.png
    父母除了提供给孩子一定的物质需求,最重要的就是要给予他们富足的爱。记得十几年前的一个冬日,我下班后急匆匆地赶到菜市场。在路边,看到一个卖蕃薯的男人,从圆筒形的烤炉里取出一只滚烫的番薯。他先左右手轮番倒了几下,稍凉些,就掰成两半。黑乎乎的两只手托着冒着热气的红心蕃薯,分别送到身边的妻子和女儿嘴边。看着她们吃得香甜,他憨憨地笑着。后来,在田野里又偶遇他们,两夫妻兴高彩烈地挖马兰,那个女孩唱着歌,欢快地跑来跑去,摘野花,追蝴蝶……尽管没有优越的物质条件,但她的生命底色却明媚而斑斓。
    父母彼此相爱是孩子最大的幸福,倘若不再相爱,也不要彼此伤害。应该釆取最佳的处理方式,尽量把对孩子的伤害降到最低。别让孩子的童年世界里充满诅骂和仇恨,幼小的心灵上涂满了阴影。要告诉他,父母彼此不相爱了,有权力寻找新的幸福,但对你的爱依然如故。
    阴郁的内心进不去阳光,明媚的内心进不去冰霜。不同的底色必有不同的生活态度,不同的生活态度必有不同的生命风景。
 
作者简介:一心QQ图片20170919153708.png
        原名易新琴,中国散文学会会员。作品散见于《人民日报》、《新民晚报》、《散文选刊》等报刊及网络平台,现为《人民日报》海外版欧洲刊“一心散文”专栏签约作家,《宁波日报》“甬派”“皓哥读书”专栏作家。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