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南京:阴-多云 5℃~11℃
加入收藏 |分享到: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百家艺术 > 一心散文专栏 >> 正文

一心散文专栏

【一心散文】“老江南”系列之九:老戏

时间:2017-03-06 11:19:06  来源:人民日报海外版欧洲刊网  点击量:  编辑:韩蕙如
 

    正月里,忽然想去看场老戏。

    车欢快地行驶在乡村之路上,田野的风扑进车窗,清新中透着微寒。
    月亮不是特别饱满,却还明亮。空气里氤氲了一层淡淡的雾,月色便毛茸茸的,似挂了层薄絮儿,轻巧地落在香樟树暗绿的叶梢,松软地铺在路旁大片的农田里。
    稻子早已收割多日,只有枯黄的稻茬儿悠闲地站立。江南的农田一年四季都忙,难得如此小憩,但并不荒寂,有的农田种了萝卜、油菜和紫云英,空气里弥漫着泥土和植物混和的气味儿。这个江南初春的夜晚,没有夏秋时节的蝉吵虫闹,显得特别静谧!
QQ图片20170306111807.png
    我不由地想起了年少时读到鲁迅先生写的《社戏》:“两岸的豆麦和河底的水草所发散出来的清香,夹杂在水气中扑面的吹来;月色便朦胧在这水气里。
    淡黑的起伏的连山,仿佛是踊跃的铁的兽脊似的,都远远的向船尾跑去了,但我却还以为船慢。”每每读到此段,心便像长了翅膀,无数次飞向那个梦幻般美丽的赵庄。此情此景竟如此相似,我也孩子般兴奋起来,迫不及待地想看一场乡村老戏呢!
    来之前一个当地的朋友,为我描述过他儿时看戏的场景。那时,看戏是人人都盼望的大喜事,尤其是正月十五前后的灯头戏,一连几天,热闹非凡。
    还在年里,大人们也不忙,早早儿吃好晚饭,急急地搬着凳子坐在戏场等候;青年男女自是欢喜,趁着混乱的人群和迷离的夜色,偷偷地寻觅心怡的人,心里藏的话,此刻,全都一眼一眼地送过去;孩子们并不喜欢那咿呀咿呀的唱腔,他们的乐趣在戏外。
    那几天,可以和小伙伴们疯玩儿,满戏场乱跑。周围不少小商贩,卖各种各样的美食,那雪白的棉花糖,焦香的葵花籽,充满诱惑的叫卖声……不停地往孩子们眼睛、鼻子、耳朵里钻。
    有的实在忍不住了,便找到大人一次次撒娇儿、耍赖,      兴许能讨到一点儿小钱,来慰劳一下满肚子的馋虫。
    小村庄渐渐近了,点点灯光远远地望着我们,温暖而明亮。灯光是村庄的眼睛。
    一进村庄,便隐隐约约地传来了越剧唱腔,听不分明。那女声极为细柔宛转,像一条丝线在夜空中飘来飘去,让人提心吊耳,生怕一不小心就被风吹断了。无须寻找,顺着声音前行,很快就到了灵波庙。
    庙前搭起了一个遮棚,里面几乎坐满了人。所幸最后一排还有几条长凳,我猫腰过去,坐定,抬眼一看,戏台上真是金碧辉煌。
QQ图片20170306111618.png
    大大的电子屏幕不断地变换着场景,四周灯光闪亮。戏已开演一会儿了,一个青衣女子正独自在台上唱,像是陈述冤情,正是方才听到的细若游丝的唱腔。
    我环视了一周儿,哪有孩子们的踪影,也无小商贩和年轻人,场内几乎都是老年人。他们苍老的面容和干涩的白发,在变幻的灯光里,忽明忽暗。
    女主角莲步轻移,用水袖掩面拭泪,显得楚楚可怜,唱腔也愈发凄婉哀伤。前排右边的一个老妇人已然入了戏,偷偷地用手抹了把泪,旁边的一个大伯边看边狠狠地吸着烟,一脸凝重。
    半个时辰的光景,四周除了偶有人进出外,安静如初。我的心里霎时闪过一个念头,偌干年后,还有谁会坐在这乡村的夜晚,慢慢儿地观看一场老戏?蓦地一惊,忽觉人戏俱老,时光亦老了!
    夜凉如水,一股寒气渐渐裹了身,沁了骨,入了心。不知怎的,我突然怕极了曲终人散,慌忙地出了遮棚。月亮寂寞地跟过来,跟着我郁郁地往回走。
    上了车,听到戏台上器乐的声音和一个老生的唱腔,在清幽的夜空里显得特别响亮。开出一段路,那声音渐渐远了,轻了……像风中一缕飘散的炊烟。我回头一望,老村灯光朦胧,老庙和戏台笼在一片橘红色的光影里,若隐若现!
    老戏,还没有落幕! 作者 一心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