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南京:阴-多云 5℃~11℃
加入收藏 |分享到: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百家艺术 > 一心散文专栏 >> 正文

一心散文专栏

【一心散文】“老江南”系列之八:老瓷

时间:2017-01-16 11:35:23  来源:人民日报海外版欧洲刊网  点击量:  编辑:韩蕙如
 

    回望悠久灿烂的中华历史,有一种精美的文化瑰宝,在千年的时光里,依然散发着无穷的魅力。

    它,就是瓷。
    这个伟大的发明,凝聚了中华民族独特的审美和智慧。它不仅具有很高的使用价值和观赏价值,更体现了丰富的文化内涵,已成为民族文化的精粹之一。
    中国素有瓷国之称,早在商周时期,原始青瓷就出现了,距今约4000多年,是由陶器向瓷器过渡阶段的产物。东汉时期,青瓷有了重大突破,首次出现于江南地区。
    江南越窑是我国古代最为著名的青瓷窑系,这里的青瓷因其产生年代早,延续时间长,而被人们誉为“母亲瓷”。
QQ图片20170116113426.png
    “九秋风露越窑开,夺得千峰翠色来”,这是唐代诗人陆龟蒙盛赞越窑青瓷的著名诗句。越窑青瓷釉层均匀,色如峰翠,亮而不透,如冰似玉,品质为全国青瓷之冠。唐宋以来,越窑青瓷通过明州(宁波)港,远销朝鲜、日本及阿拉伯等国家和地区,它的生产工艺对我国南北方众多窑场乃至全世界都产生了广泛的影响。
    越窑青瓷,在久远的光阴中老去,但依然美丽。即使被深埋于地下,一经发掘,拂去岁月的风尘厚土,它们仍旧泛着光洁高贵的亮泽,令人惊艳。
    余秋雨先生在《乡关何处》一文中写到他的故乡慈溪上林湖,到处都是青瓷碎片。原来这曾是越窑青瓷的主要产区之一,四周有古窑址一百多处,因而成为越窑青瓷室外博物馆。
    一个晴朗的冬日,我们驱车前往上林湖。心情是欢愉的,但也有些隐隐地不安,那上林湖畔,不知还会不会有一地的青瓷?
    一个小时左右,就看到了青山环抱下的一湖碧水,这就是上林湖。湖水清波微澜,在阳光下水面跳跃着无数片光斑,竟如同无数片晶莹的青瓷碎片。我激动地打开车窗,一股清新的水气扑面而来,潮湿而微凉。
    到了上林湖,我急忙冲下车,奔向湖畔,伏身寻找起来。很快一片小小的青瓷进入眼帘,我一阵欣喜,小心地捡起来,到湖水里洗净沙泥。它像刚出浴的女子,露出青色精致的素颜。我用手指轻轻地抚过那光洁的肌肤,有一种细腻温和的质感。时间将它的边角打磨得光滑圆润,可并没有将它的容颜变得苍老粗砺,这可是唐、五代到宋代的瓷片啊!只可惜是残缺的,它本来从属于一只漂亮的盘盏、水盂、执壶,还是风靡唐代的茶瓯?甚或是越窑青瓷的极品——秘色瓷,可以成为显贵的供御之物呢!也许只因一个小小的瑕疵,就被人丢掷。我仿佛听到遥远的时空里的一声脆响,瓷骨碎裂,水花飞溅。
    沿着湖岸走,瓷片渐渐多了起来,应是冬季水位下落的原因。周围行人稀少,我喜欢这青瓷般安静的时光。上林湖亦是安静的,不知是这一湖水养了青瓷,还是这青瓷养了一湖水,湖水如青瓷般澄碧明彻,青瓷如湖水般纯净润泽。也许它们千年相依相伴,早已浑然一体了。
QQ图片20170116113448.png
    我们沿着湖岸山坡拾级而上,地上的瓷片也是随处可见。路上偶遇了几个古窑洞,在苍郁的树木掩映下,显得低矮简陋。我不禁讶然,这里竟然就是出产闻名遐迩的青瓷的地方?多么像狭小闭塞的母体,却孕育出了鲜活而伟大的生命。
    看着古窑洞,我不由地想起了一个诗人朋友所写的诗句:
看越人汲水调泥塑拙拙的瓷胚
听江边伐木劈柴燃熊熊的窑火
盛唐的风曾带她在上林湖里沉醉
一指慈光的轻唤
化作湖水深处淡淡的青色
    多么美妙的诗句,让人产生无尽的遐想!只是四周还是山峦叠翠,那一窑窑“千峰翠色”,却早已不见,唯剩这一地的青瓷残片,昭示着唐宋曾经的浮世繁华。
    再美的瓷器,也容易碎裂;再好的时代,也难免衰亡。我们喜欢一切完整的东西,但很多时候,事物发展的结果常常是残缺的,正因为如此,人们才不断地追求更高阶段的完整。人类社会的发展,不正是由无数个文明的碎片拼接而成的吗?
    有时候,残缺是另一种意义的完整。作者 一心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