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南京:阴-多云 5℃~11℃
加入收藏 |分享到: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百家艺术 > 一心散文专栏 >> 正文

一心散文专栏

【一心散文】“老江南”系列之七:老船

时间:2016-11-28 14:51:00  来源:  点击量:  编辑:
 

    在灿烂的中华文化里,船,已不仅仅是一种水上交通工具,更是一种具有丰富内涵的美学意象。

    它是烟花三月里孤帆远影的忧伤,是春潮带雨中野渡舟横的闲适,是苍茫天地间孤舟老翁独钓寒江雪的清傲,是人生失意时浪漫诗人散发弄扁舟的逍遥……
    古代文人,无论是求仕、漫游还是被贬,常需乘船而行,漂泊便成为他们人生的一种况味。因而,船,被寄予了丰富多元的情感。
    我国是世界上最早制造出船的国家之一,最初是筏,即把原木凿空,人坐在上面,用木桨划行,后来演变成最简单的船。先秦时多称为“舟”,汉代以后用“船”渐多起来。
    多水的江南与船息息相关,旧时的江南人走亲访友、商业往来等,船是主要的交通工具之一。
QQ图片20161128145013.png
    老船,是江南一个生动的记忆。小桥流水间,几只小船慢悠悠地划行,桨声欸乃,伴着悠长的渔歌小调,绵绵软软,在烟雨迷蒙中回旋;莲叶田田间,清秀的采莲女,着一袭青衣,撑一叶小舟,纤纤素手,采摘一朵朵娇艳的红莲。
    老船曾载着张继,停泊在姑苏城外的枫桥,感受夜半钟声到客船的孤寒;曾载着苏轼游于西子湖畔,领略淡妆浓抹总相宜的美妙;曾载着迅哥儿飞驶向赵庄,去看一场并不好看却难忘的社戏;曾载着朱自清流连于灯光桨影里的秦淮河,谛听夜晚余音袅袅的清歌……
    时光荏苒,如今那些承载着历史岁月的老船,早已搁浅在时间的水岸,孤独地老去,抑或在风雨中残破,朽烂,最终消失不见。
    若想寻找一份残留的老船记忆,可去周庄和绍兴。古时周庄“镇为泽国,四面环水”,“咫尺往来,皆须舟楫”,被誉为江南第一水乡。画家吴冠中曾赞道:“黄山集中国山川之美,周庄集中国水乡之美。”
    而让周庄声名远扬的是另一位画家——陈逸飞,他的系列油画《江南水乡》,背景多是白墙黑瓦的民居、波光潋滟的河水,古雅简朴的石桥。而船是不可少的视觉艺术,或是拱桥洞下,一人划着梭形的木舟,清波慢渡,或是平静的水面上,一两只乌篷船,闲散地泊着,意境恬淡而宁静,极具江南风情。
    走进船乡绍兴,就可看到纵横的河流上,一只只乌篷船,行则轻快,泊则安闲,已成为绍兴独特的文化符号。
QQ图片20161128144942.png
    我曾在一个秋夜,租坐一只乌篷船,顺着一条绍兴老河,翩然而行。月光如练,两岸树影婆娑,戴着乌毡帽的老船夫总在轻咳,然后摇着橹慢慢地划行,水面荡开一圈圈银亮的涟漪,有时会有几片枯黄的老叶,兀自漂着。老船船篷油黑,船板纹裂,边行边发出吱嘎吱嘎的声音。途经沈园,里面隐约传出咿咿呀呀地唱腔,定是在唱《陆游与唐婉》这场爱情老戏,凄绝哀转,秋水一样清寒。
    如今,每每想起那个夜晚,竟如同在梦里,那咳嗽声、船橹声,老戏声,似在隔岸,却又像千年的痴梦般久远。
    一个人的命运与船没有什么不同,在时光的河流里,无非从此岸到彼岸。人生只是个过程,春江水暖和秋水长天,都应该欣赏;顺流而下和逆流而上,都应该体验。
    当现代生活如快艇般疾驶的时候,我开始怀念那些老船,和那些缓慢的日子里生动的记忆。作者 一心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