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南京:阴-多云 5℃~11℃
加入收藏 |分享到: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百家艺术 > 一心散文专栏 >> 正文

一心散文专栏

【一心散文】后会有期

时间:2016-10-09 15:38:57  来源:人民日报海外版欧洲刊网  点击量:  编辑:十方
 

    第一次听到东极岛的名字,正值盛夏,忽然感觉有一股清凉的海风迎面而来。

    东极岛,顾名思义,是中国海洋最东端的边境岛屿,它属于舟山群岛这个美丽的东海之滨。
    听说韩寒的电影处女作《后会无期》是在那儿拍的,朋友笑着说,最重要的是那里可以看到中国最早的日出!这后一句话,霎时点亮了我的眼,拨动了我的心。心动不如行动,我迫不及待地踏上了旅程。
QQ图片20161009154032.png
    从宁波出发,经过两小时左右的车程到达舟山沈家门,乘上了去东极岛的轮渡。站在甲板上,阳光灿烂,海风清扬,轮船犁铧般地划开水面,两侧白浪翻飞,水花迸溅。船不停地向东驶去,海水的颜色愈来愈深,渐渐地由灰蓝变成了蔚蓝。四周风平浪静,蔚蓝色的海面,静静地仰卧着,微微地波动着,轻轻地呼吸着,像午后正在酣睡的女人,那柔软的身体,起伏的胸脯,在阳光下慵懒而舒展地袒露着,让人心醉神迷。
    下了船,到了东极岛的庙子湖,阳光,碧海,岛礁,石屋,咸腥的海味,黝黑的渔夫,所有关于海岛的想象都神奇地复活了。避开正午的烈日,我们在黄昏时绕岛而行。恰逢涨潮,水势汹涌,大海的魅力就在这动静相宜间,动时惊涛骇浪,静时一马平川。退潮时,朋友们兴奋得像个孩子,去海边捡拾佛手,淡菜,海螺……
    晚上有幸住进了渔民家的海景房,启窗而观,大海即在眼前,深蓝色的海面一望无际,开阔辽远。静谧的夜,只有海浪一次一次拍击岸边礁石的声音,哗哗作响。窗下住着人家,彩灯璀璨。近海泊着一些船只,有的亮着一船灯光。极目远望,远处小岛上也有星星点点的灯火,若隐若现,恍惚间,如同置身于缥缈的蓬莱仙阁。
    凌晨四点,我们一行三人,已兴奋地出了门,沿着岛上的石径,拾级而上,去看向往已久的海上日出。天还是暗色,灰蒙蒙的,像浅淡的水墨。空气中弥漫着热烘烘的暑气和海腥味儿,我们走到观日台,已是汗湿衣衫,但心中却是欢喜的。
    观日台在山顶上,几块相对平坦的巨石上面零零散散已有些人,一对年轻的情侣在石上相拥而坐,晨光微露中,朦朦胧胧的背影似一幅美丽的剪影。我也选择了一处较好的位置坐下,静静地等待日出。
    面前是波涛浩淼的灰黑色的大海,中间横着一个长形的小岛,由于观日台地势较高,并没有挡住视线。可很快发现,东边的海天相接处竟有厚厚的乌云,恰好挡住了日出。心里有些失落,可还是耐着性子在等待,时间一分一秒地在走,很慢,很慢。
QQ图片20161009154108.png
    乌云后边的天空已经微微泛黄了,不一会儿,一道淡蓝色的光冲上来,渐渐地映蓝了半边天空。黄色的光也缓缓地蔓延开来,越来越广,越来越亮,海面变成了灰紫色。不久,一抹亮光从乌云的狭缝中挤出来,将云分成上下两层。更多的光逃出了乌云的重围,云层上方已是一片金黄。
    不多久,海天相吻处出现了一个橙色的光点,主角登场了,可乌云的帷幕依旧未拉开,只是薄了,透了,浅了。太阳半遮半掩,半明半暗,渐渐成了朦胧的一团,颜色渐浓,变成了绯红。一时间,红黄两色交相辉映,东边的天空像烈烈燃烧的火焰,瑰丽而明艳。
    天亮了,海蓝了,心静了。
    几十分钟地等待,没有目睹太阳在海面喷薄而出的惊艳,可我却毫无遗憾了。静心地等待一场盛大的日出,这个过程,才是人生至美至纯的享受。
    多久没有这样等待了,等待一朵夏花的绽放,等待一捧冬雪的消融,等待情窦初开的少年羞涩的偷视,等待远行在外的父亲归来的身影……
    雪小禅说,大概是老了,蓦然惊觉从前不喜欢的东西慢慢回来了----比如年画,比如春节的俗和热闹。
    真是如此,小时候,可以趴在地上,不计时间地等待一群蚂蚁缓缓地翻过碎石,穿过树篱,逶迤而去;傍晚时,和小伙伴们坐在院子里,眼巴巴地盯着天空,等待月儿慢慢升起来,好在明亮的月色里做游戏;那个大红大绿的新年,是掰着手指在等的,贴春联、放爆竹、穿新衣、吃美食……不知多少次闯进童年缤纷多彩的梦里。
    那时的日子缓慢而素朴,是暖色的。以后的以后,也许是时光易逝,也许是走得太快,不知不觉间我们错过了多少等待。
    我们只是匆匆地赶路,无暇顾及沿途的风景,四季的转换,日月的更迭。渐渐地,我们把绚丽的日子过素了,把丰美的日子过淡了,把热闹的日子过凉了,把年轻的日子过老了……
    人生不过百年,活着不是目的,而是过程。我们不妨放慢脚步,走近蔚蓝色的大海,去等待一次云蒸霞蔚的日出。
    世间风景无限,但愿后会有期! 作者 一心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