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南京:阴-多云 5℃~11℃
加入收藏 |分享到: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百家艺术 > 一心散文专栏 >> 正文

一心散文专栏

【一心散文】黑夜,为你亮盏灯

时间:2016-08-12 19:07:16  来源:人民日报海外版欧洲刊网  点击量:  编辑:
 

    夜深了,我关上吸顶灯,打开台灯。

    柔柔的光散开来,撒在白色的墙壁上和床上躺着的母亲身上。母亲刚刚睡着,眼帘轻合,遮住了黯然沉重的目光,脸上柔和而舒展,白发被橘色的灯光染上了一层暖黄,此刻,她是安然而幸福的。
    我多么希望这美丽的时光止步,让母亲能远离病痛之苦。
    母亲半年前突发中风,语言丧失,左侧偏瘫,一切来得太快,猝不及防。她一生好说,好动,现在只能整日无言地躺着,一切都需要人照顾,痛苦不堪。
    我看到她的右手抓着左手,抱在胸前,像个孩子在睡梦中牢牢护住心爱的玩具。白天,也是如此。我们有时故意笑着拉开她的左手,她便一脸着急,奋力地抢回去,紧紧抓住。她的潜意识里一定充满了恐慌,它们曾是身体的一部分,跟随了自己几十年,如今却像是遭了遗弃,她拼力地想保护它们,如同保护虚弱的自己。
    病后的母亲性情大变,一辈子不爱流泪的她,现在动不动就哭。只要身边一会儿没人,她就着急,用右手写字,告诉我们把门开条缝儿,然后,紧盯着我们在客厅忙来忙去。她的睡眠变得极差,常常失眠,整夜不让我们关灯。
QQ图片20160812165738.png
    我知道她害怕每一个黑夜,那是个无边无际的荒野,没有鲜花,没有鸟鸣,没有明月,甚至没有半点闪烁的星光。她陷入了荒野的沼泽中,伸不了手,迈不开腿,喊不出声,只有无助的眼神如风中乱飞的草叶,孤独而茫然……
    我必须在每一个黑夜,为她亮盏灯,如同我的生命里的那些黑夜,她曾为我亮起的一盏盏灯。
    我四岁时出麻疹,差点丢了命。心衰,昏迷,打了三针强心剂,还是毫无反应。医生决定放弃,父母无计可施,只能苦苦哀求再试试。医生无奈,只能又打了一针,不知怎的,这次我竟有了哭声。医生很是惊奇,治疗后叮嘱父母注意观察,过了晚上十二点就过了危险期。
    十二点一过,我看见你的脸红扑扑的,就知道没事了。母亲不知多少次讲过这句话。我那时太小,不谙世事,但我知道,那晚有一盏灯为我亮着,有两个人为我不眠,为我担心……
    记忆中的少年时代,生活简单,尤其晚上,孩子们无处可去,便喜欢让大人讲鬼故事,听完,吓得躲到父母身边,他们走到哪就跟到哪。一次在别人家听了鬼故事,胆战心惊地出门,跟着几个小伙伴壮着胆子往家走。那时没有路灯,外面黑黢黢的,途中不知谁喊了声鬼来了,大家吓得魂飞魄散,都尖叫着往自己家跑。我慌乱中摔了一跤,顾不得痛,爬起来边哭边跑。快到家门口时,我看到一窗灯光,在黑夜里红橙橙地亮着,忽然不再害怕了,平静地走回家。煤油灯下,母亲织着毛衣在等我。
    这样的守候在以后的日子里,实在数不清有多少次…… 
    可我却不曾为母亲做过什么,二十多年前的一件事,至今想起心有愧怍。那次母亲病得很厉害,两家医院都不肯接收,大哥托人总算把她安排到一家军医院。几日后的一个傍晚,母亲艰难地挪到窗前往楼下看,无意中发现一个身影很像我,母亲一阵欣喜,躺回床上,开心地等着,可是许久都不见我上来,才知道自己认错人了。
    这件事我是多年后从母亲那里得知的,她只当作一个笑话来讲,而我的心里却掀起了一层狂澜。当时的我正在另一个城市的大学里,接到母亲生病的消息,并未在意,以为很快就会好,也没有想到去看望她。她是怎样捱过那些漫漫黑夜的,我并不知。
QQ图片20160812165722.png
    我们总以为母亲很强大,其实,她们也会脆弱,也会恐惧,也会在茫茫黑夜中渴望一盏光亮。
    一日,看到一个孤独的老人深夜死在街角的新闻,我的心霎时撕裂般生痛。偌大的世上,灯火辉煌,竟没有一盏灯为她明亮!
    罗曼·罗兰说过“爱是生命的火焰,没有它,一切变成黑夜。”失去爱的老人,生命里一定寂然如冬夜,不再有一丝温热的光亮,他们的心灯早已熄灭了。
    我轻轻地分开母亲的两只手,慢慢地放在床上……
    橘黄的灯光下,世界温暖而祥和! 作者 一心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