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南京:阴-多云 5℃~11℃
加入收藏 |分享到: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百家艺术 > 一心散文专栏 >> 正文

一心散文专栏

【一心散文】“老江南”系列之四:老村

时间:2016-07-22 09:42:54  来源:人民日报海外版欧洲刊网  点击量:  编辑:十方
 

    许是年龄使然,渐渐不喜喧闹,开始喜欢一些古旧安静的东西。

    譬如,江南老村。
    万物老了,便有些沧桑,但也不全然。有句话说得精妙:沧桑和老是不同的,老是自然的树叶,沧桑是被蚊虫叮咬过的日子。
    老村是兼而有之的,如同一个乡村老人,风霜雨雪一辈子,日子里早已是千疮百孔,旧伤陈疴。
    每一个老村都是有故事的,或长,或短,或曲折,或平淡。娓娓道来,便有了一种前世今生的沧桑。也有人把老村写成了诗,缠绵温暖的抒情诗,苦难多舛的叙事诗。
    可那都成为了过去的纪念。
QQ图片20160722095732.png
    老村终是老了,像一盘经年没有谷物喂养的石磨,渐渐没有了活气。
    一同老去的,还有老山、老水、老树、老桥,老屋壁上挂着的散了圈的旧草帽,后院墙角一只脱了帮的老布鞋,田间地头一把生了锈的铁镰刀。
    老村曾是鲜活的。
    晨曦微启,便有浣衣妇捶打着衣物,一下一下,富有节奏,一切都从这晨曲中开始了。身着素衣的老人们,在庭院里净手洁面;打着哈欠的少妇,边走边将头发随意地绾起;孩子们的打闹声渐渐响起来了。太阳也醒了,慵懒的狗,闲散的鸡,恣意开放的花,随意漫野的绿,都沐浴在了暖暖的阳光里。
    有时遇到下雨,湿漉漉的老村就被涂上一层晶莹的水亮,黛瓦、灰墙、褐土越发得深黑了,唯有青石板狭缝里的细草,幽幽地绿。不知谁家油煎了豆腐,豆香味氤氲在空气里,久未散去。偶有穿蓑戴笠的农人牵着黄牛沿街而过,踢踏踢踏的蹄音和着滴答滴答的雨声,悠远而绵长。那时的老村,缓慢的日子里有一份柔美的诗意。
    老村未曾想到,有一天,人们头也不回地弃他而去,急急地投奔到新村、小区,急急地投奔到灯红酒绿、生长财富的地方。
    老村落寞了,像遭遗弃的老人,在风烛残年里捱着最后的余光。
    曾去过这样的江南老村,像遭受了一场大劫难,冷寂,荒芜,苍凉。村口一棵腰身粗壮的古樟,缠着一些寂寞的老藤;被岁月打磨的光滑的石板路上,爬满了了苔藓;野草在田间、河边、井沿、墙缝、瓦楞上随处生长。一只孤鸟六神无主地蹲在拱桥上,几只张皇的老鼠沿街而过,一副失魂落魄的模样。到处都是残垣断壁,有掩不住的颓败气息,水一样漫上来,让人心里有着沉沉的重,坠着,坠着……
    老村,就这样静默在时光里,不言,不语。
QQ图片20160722095711.png
    远离老村的人们,生活如停不下来的陀螺,高速运转着。人总是这样,快日子过腻了,就怀念慢时光。于是,想起了老村。
    人们一窝蜂地冲向老村,买票、拍照、感慨、怀旧,空了的心便有了些莫名的填补。
    他们到底是知道的,丢了炊烟,失了童谣,枯了古井的老村,只剩了嶙峋的骨架和渐行渐远的灵魂。
    他们寻找的只是一份丰满的记忆和心灵的慰藉,如此而已!作者 一心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