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南京:阴-多云 5℃~11℃
加入收藏 |分享到: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百家艺术 > 一心散文专栏 >> 正文

一心散文专栏

【一心散文】父亲的情人节

时间:2016-04-21 15:51:50  来源:人民日报海外版欧洲刊网  点击量:  编辑:十方
 

    情人节的前一天晚上。

    我正在酣睡,忽然听到耳边有呼唤声,低沉而焦灼,迷迷糊糊地听到说你妈身体不舒服。
    是父亲的声音。
    我立刻清醒了,属于条件反射。这样的情形两年间已经是第四次了,母亲三次,父亲一次。他们往往是早就不舒服了,可能忍就忍,后来实在熬不住了,才来叫我。所幸选择一直和他们同住,这两年他们分别因心梗半夜发作,被及时送往医院,才没有给我留下遗憾。
    我知道这次也不是小病,赶紧起来。果然,母亲十一点左右起来上卫生间,忽然感觉眩晕,然后开始呕吐。父亲轻拍她的后背,按摩穴位,找各种药吃,还是无济于事。父亲显然已经束手无策,一脸恓惶,紧紧地抓着母亲的手,像一个鏖战了许久却无力阻挡敌军入侵的败将,绝望地守护着即失的城池。
QQ图片20160421155739.png
    看看表,凌晨一点多,跟上几次一样,我果断地做出决定:送医院。父亲要跟着去,看到他眼睛里的红血丝,我坚决不同意。他体味到我的这份心疼,没有做更多的坚持,答应我在家好好休息。
    送我们到门口时,他极不放心地把母亲的手交给我。车徐徐开行,他在车窗旁一边安慰母亲一边加快步子追随。车渐渐加速,他的身影很快被甩在了暗沉沉的夜里。
    蓦地,一丝悔意涌上我的心头。他留在了家里,怎么可能好好休息,除了无尽地担忧,就是茫然地面对一室的空寂。
    到了医院,给母亲急诊挂号,做各类检查。医生判断为轻度脑梗,要求住院。然后办手续,又是一系列检查,折腾了大半晚上和一上午,我已精疲力尽。把母亲安置到病房后,才想起父亲,庆幸没让他跟着,否则没病也得累出病了。忽然想起早上接到过他的电话,我正忙着陪母亲检查,随口应答了几句就挂了。想必此时,他一定坐卧不宁呢。
    下午回到家,父亲正在拖地,看见我,把拖把往墙边一推,急急地冲过 来问母亲的情况。他花白的头发支棱着,眼袋松弛,脸有些肿胀,看上去很疲惫,昨晚肯定没睡着。我轻描淡写地告诉他没什么事,不用担心。他故作释然地做出放心状,眼神里却藏匿着不安和狐疑。谁说“眼不见,心为净”,只要一刻看不到母亲,他的心定如杂乱的蔓草滋长,无法安宁妥实。
    父亲对母亲非常体贴,尤其年老了,对母亲更为呵护。母亲近十年间,被高血压、糖尿病、心脏病等折腾的身体不太好。平时,父亲怕她走路摔着,不管走到哪,不管路的远近都几乎寸步不离。一个小小的台阶,一定要拉着她上;一个窄窄的沟坎,一定要扶着她过。他曾经是个军人,走路如风,快捷有力。可只要在母亲身边,他就会慢慢地随同她拖沓的步子缓行。
    午饭后,母亲照例躺在沙发上休息。父亲也照例坐在沙发上,把母亲的腿横在自己腿上,按摩穴位(从电视上的健康节目里学来的,说是对高血压、糖尿病有益),直到母亲酣然入睡,他才轻手轻脚地抽开身体,给她盖上毯子。
QQ图片20160421155818.png
    他习惯了陪母亲早起晨练傍晚散步,习惯了下雨天或烈日下给母亲打伞,习惯了听母亲越来越多的唠叨。他习惯了母亲的习惯,却渐渐忘掉了自己的习惯。
    父亲继续在拖地,佝偻着身子,很费力。他腰不好,我抢过来拖,逼他去沙发上躺会儿。
    到厨房,看到一只杀好的老鸭。鸭子拾掇起来很麻烦,尤其是拔除细毛,弄干净要半天功夫。平时出点钱街上专门有人弄,我知道他之所以自己做这些事,是想用忙碌来疏散内心的忧虑和恐惧,他怕失去母亲。也许只有到这个年纪,才真正懂得另一半在生命里的重要意义。
    吃饭时,父亲恹恹地,没什么胃口。我答应明天让他去陪护,心里却有种细密的痛。已经七十五岁的高龄了,真不想让他去,可分离让他们更如同置身于痛苦的两极。
    父亲却似乎得到了恩赦,忙不迭地说“还是我去好,还是我去好。我知道你妈喜欢吃什么,吃多少,糖尿病很多东西不能多吃,再说我还要给他按摩呢。”他爽利地吃完了饭,就开始收拾东西。我明白,无论我们照顾地怎么事无巨细,都无法代替他们之间的默契。
QQ图片20160421155717.png
    夜阑人静,也许是太疲劳了,亦或心里踏实了,父亲已是鼾声如雷。而我却久久无法入睡。今天是西方的情人节,各类媒介极尽渲染,以它的强制性、入侵性完美地攫取了人们的眼球。于是,红男绿女,纷纷出动,鲜花、巧克力、美酒、钻戒,营造出让人心跳耳热的浪漫气息,似乎不过这个节不足以表达心中的爱意。
    这是一个爱情经不起考验的时代,昨天还是海誓山盟,今天就可能分道扬镳。雨果曾说过:“真的爱情是永不凋谢的”,说得真好!真的爱情要用宽容、理解、信任、坚守等构筑而成,它不是一时的甜言蜜语,而是一生的千金承诺;也不是一时的头脑发热,而是一生的不离不弃。正如我的父母几十年相濡以沫,一枝一叶的生长成繁花似锦的爱情。
    打开父亲准备的手提袋,发现角落里赫然躺着几粒糖。平时他习惯口袋里装一两粒,防止母亲低血糖。一辈子没过过情人节的父亲,用这个动人的细节和温情,让我的眼眶濡湿了。作者 一心
 
上一篇:江南雪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