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南京:阴-多云 5℃~11℃
加入收藏 |分享到: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百家艺术 > 一心散文专栏 >> 正文

一心散文专栏

【一心散文】江南雪韵

时间:2016-04-21 15:46:18  来源:人民日报海外版欧洲刊网  点击量:  编辑:十方
 

    今年大寒过后,江南竟出奇的冷。

    于是,有些盼雪了。
    两天的等待,雪终是来了。先是一小片一小片,依稀可数。不久,风烈了,雪大了,一时间,如叶,如蝶,如花,如梦,天地间骤然少了一份空旷的寂寞,多了一份缥缈的生动。
    人们近乎雀跃了,打开窗,冲下楼,跑上街,皆是喜形于色,孩子们和情侣们更是做好了狂欢的准备的。江南人视雪为贵宾,为明星,全然是迎接姿态。毕竟来之不易,久盼未果也是常有的事。
QQ图片20160421155123.png
    不曾想,这雪,来得快,去得也快,地面甚至没有积下一层薄水。人们怅然而落寞,到处寻找它的踪迹。这雪却羞怯地藏躲了,你须耐心点儿,果然找到了,后墙角落儿的一捧,行道树尖儿的一簇,花瓣芯里的一朵儿,稍许安抚了内心的缺憾。有爱雪之人,还是不甘,径直奔向山野,看那碧竹、黄花、红果上卧了白雪,蓬蓬的松,灼灼的艳,心里便十足的欢然。
    定是有前世的情缘,这雪一落在江南,就有了不同的神韵。它轻轻地挂在一树柔枝上,微风吹过,俏皮地一荡,少女般妩媚;它悄悄地偎在河埠、水榭、拱桥、青石板、乌篷船上,安然恬静地酣睡;它来到古朴素净的乌镇,东栅、西栅泛黄的容颜似扑了薄粉,竟透出几分妖娆的冷艳;它来到温婉的苏州园林,那假山、荷池、石亭、花窗、回廊……半遮半掩,若隐若现,显得神秘而诱人。
    江南很少有大雪,不像北方的雪下得那样轰轰烈烈,满世界惟余莽莽,了无一物。
    千年前的那场雪,在江南,算大雪。“大雪三日,湖中人鸟声俱绝。”“雾凇沆砀,天与云与山与水,上下一白。”即使如此,美丽的西湖尚有物可见,长堤一痕,湖心亭一点,却足以寄放一粒痴人张岱的故国之思,亡国之痛。那被贬唐人柳宗元的“独钓寒江雪”已写出了红尘彻骨的清冷,而这明末遗子张岱泛一芥小舟深夜“独往湖心亭看雪”,则道尽了人间绝世的孤寒。
    这清绝孤傲的江南雪,到了鲁迅先生的笔下又变得滋润美艳之至。
QQ图片20160421155143.png
    “雪野中有血红的宝珠山茶,白中隐青的单瓣梅花,深黄的磬口的腊梅花;雪下面还有冷绿的杂草”,色彩明丽,有掩不住的融融春意。“我的眼前仿佛看见冬花开在原野中,有许多蜜蜂忙碌地飞着,也听得他们嗡嗡地闹着”,这想象早已引人入了春景了。
    想必先生是极爱故乡的雪的,尽管文中也盛赞了北方雪蓬勃奋飞的坚硬姿态,但笔墨下柔美的江南软雪,才是风雨动荡的年代里美好生活的隐喻和希冀。
    北方雪是威风八面的大将,风骨凛然;江南雪是绰约多姿的女子,风韵万般。
    万般风韵皆入骨,怎不惹人爱?我愿用岁月去等待,生命中的每一场江南雪。作者 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