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南京:阴-多云 5℃~11℃
加入收藏 |分享到: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百家艺术 > 一心散文专栏 >> 正文

一心散文专栏

【一心散文】江南四月陌上青

时间:2016-04-21 15:34:22  来源:人民日报海外版欧洲刊网  点击量:  编辑:十方
 

    一年之中,最喜欢四月。

    最初的喜欢,跟青春有关。那时,恰在人生的四月,蓬勃得像一棵春天的树木,暖风细雨中,能听见年轻的生命噌噌地拔节。
    青春的四月,梦里梦外都是诗,是花,是爱情,是林徽因与徐志摩那样的爱情:你是一树一树的花开,是燕在梁间呢喃,——你是爱,是暖,是诗的一篇;你是人间的四月天!
    后来到了江南,才知道,林徽因笔下的“雪化后那片鹅黄,初放芽的绿”,该是北方的四月天。
而江南的四月,早已是春暖花开了。
QQ图片20160421153713.png
    先是开了一冬的茶梅,老去。莹白的玉兰,金黄的迎春,玫红的海棠,便一个接一个地盛装而来了。江南的春天从来不缺佳丽,梅花、梨花、桃花、樱花……自是一派姹紫嫣红。
    许是年岁渐长,敛了心性,竟不太欢喜这一树一树的花开了,总觉得太妩媚,太喧闹,太浓郁。
    不知何时,就喜欢了江南四月的阡陌。
    选一个合宜的天气,一件素色的单衣,一位贴心的知己,出行。四月的阳光正好,不炽,不烈;风儿正好,不疾,不徐;心情也正好,不悲,不喜。
    城市的灰霾渐渐远了,空气里多了各种植物混合的田野的气息,让人肺腑润泽,周身清透。天地阔朗起来,却有几分幽寂。小山不言,小水不语,一朵桃红的小野花仰着面,微启温软的唇瓣,正享受着阳光的热吻。
    等待我的,还有陌上的那一片青绿。
QQ图片20160421153657.png
    它们是江南的布衣,喜欢幽居在这野地。
    马兰成簇地向上生长着,萌发的新叶如翠如玉;荠菜依旧贴着地,纤手般摊开的叶,已由浅紫变成深绿;锯齿形的蒲公英,水灵灵地鲜嫩;蕨菜、水芹、车前草、马齿苋……
我行走在这片青绿中,翩然如云。
    “赶紧过来,这里有青!”知己在阡陌深处大声地唤我。青?!我几乎狂奔过去。知己早已采摘了一把,递过来。我捧起它,贪婪地嗅着,多么熟悉的清香啊,含着一丝菊的清苦,艾的清涩,莓的清甜,泥土的清润,阳光的清暖。闻过无数的味道,唯有它,让我如此着迷。
    人世间有一种相遇,常在不经意间,却一见钟情。比如,和青,多年前在这江南多情的四月相遇,它的香气和名字瞬时就融入我的灵魂,注定,无法逃离。
    青,是宁波地区的称谓,江南各地称呼不同。它是一年生草本植物,清明前后,最盛。人们摘下它,煮熟捣碎后调和成汁,制成碧绿的青团,咬一口,清香四溢。清明那天,是必吃的。
    我深爱青这个名字。
    好听的植物名不少,唯有青,清淡到素朴,简单到极致。
    “还没闻够?”
    抬起头,看到知己脸上漾着浅浅的笑,我也笑了。她是懂我的。
    有一种女子像青,温暖、简静、素朴。
    不由地想起了那个江南女子---屠呦呦,想起她,就想起了“呦呦鹿鸣,食野之苹。”苹,该不会是青?细查资料,它们同属艾蒿类菊科植物,我欣喜不已,苹也许就是青呢!
    三千年前,它滋养了美丽的鸣鹿和《诗经》,三千年后,它成就了伟大的女性和“青蒿素”。
这个在青地长大的女子,生命的阡陌里,长满了这些安静的植物。她一生都在青蒿里游走,默默地,用幽幽的清香芬芳了别人的生命。
    她素朴的生命因而获得了永恒的美丽。
QQ图片20160421153637.png
    庄子有言:“素朴而天下莫能与之争美。”的确,真正的大美常常是素朴的。
    阳光如瀑,思绪如潮。
    站在这江南四月的阡陌,我想做一棵青一样的植物。 作者 一心
上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