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南京:阴-多云 5℃~11℃
加入收藏 |分享到: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百家艺术 > 诗歌 > 乡村诗选 >> 正文

乡村诗选

《晒谷子(外一首)》 乡村诗选(第17期)

时间:2015-08-23 19:22:10  来源:  点击量:  编辑:
 

 《晒谷子(外一首)》

周冬梅(重庆)

一粒粒心事饱满的谷子

躺在晒场

像一个个忧伤的汉字

在排列母亲,心酸的诗行

字或者词,句或者标点

都经得起写诗的麻雀

推。敲。啄。磨。

 

弯腰,屈膝,鞠躬,叩首

这些重复的动词

指挥了母亲一生

可以说,这一生

母亲的汗水和泪水

比谷子的产量还高

 

无论怎么吹糠

见不到五斗米

无论怎么拔节

我也从没见过母亲超过

100厘米高的幸福

 

当谷子摊开身体

任凭风吹雨打

母亲也彻底释怀

一粒米香盛开在炊烟里

是她今生最大的奢望

 

生前,给稻谷俯首称臣

死后,稻谷,还会踩在她的身上

踩进她的骨头缝里

长出一点细小的,卑微的

狭窄的硬硬的东西

这些硬东西

是她这辈子不可触摸的伤

 

《一株拔不出来的麦苗》

无所谓饱满,也无所谓空虚

成熟就好

 

母亲的希望,在五月,格外沉重

目光,比月亮这把镰刀,还要锋利

 

此刻,一滴滴汗,不再隐忍

开门见山,质问麦苗与泥土的真情:

“麦穗倒了,为何麦茬

还要以死灰复燃的方式,继续爱

 

不懂,就是不懂,

年轻人,是一种奇怪的病

理不清的,何不,一刀,两断?

 

春去冬来,日子一天天过去

思念,青了又黄,黄了又青

可母亲,这个庐山之外的人

却一头扎在地里,成为一株根深蒂固的麦苗

谁也拔不动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