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南京:阴-多云 5℃~11℃
加入收藏 |分享到: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百家艺术 > 画廊 >> 正文

画廊

刘野:作品的简单,更需要一个清醒的大脑

时间:2015-05-07 20:47:14  来源:雅昌画廊网  点击量:  编辑:
 

 刘野,1964年生于北京。1984年毕业于北京工艺美校,后就读于中央美术学院版画系;1994年毕业于德国柏林艺术学院。他的绘画有一种内容和形式的冲突感:在天真幼稚的儿童形象背后,承载着成人世界的复杂情绪。

《温柔地杀我》74x57 cm
     刘野是个土生土长的北京人。
     这是一个充满能量的城市,它带着严肃的政治色彩,也因其百年帝都的历史,让生活在那的人带着王侯子孙的逍遥气。这个在崇文区四合院长大的男人跟艺术打了几十年的交道,留过洋,作品成交价高达千万……可是穿着短褂,一开口的儿化音把一切距离都拉近了。
一、复杂的学习经历,带来最单纯的作品
     刘野的小学在长巷四条就读。那段时间正值文革的如火如荼,对每个家长来说,孩子没闹事就是天下太平。喜欢画画的他,总是一个人闷在家,能连续画上几个小时当做最大的快乐。从《小兵张嘎》到《小英雄雨来》……有一次竟然把小说里的苏联插图一页页裁下来,装订成小图册,被父亲骂了一顿。这些图画对他来说,是奇妙的世界,不争扰,也没烦恼。十岁的时候,父亲带他去拜访了美院的谭权书老师,开始了真正美术的启蒙。每周两次雷打不动的学习,维持了五年的时间。
     到1980年中学报考的时候,他填写了北京工艺美校的工业设计。对一个十几岁的孩子来说,在封闭的文化环境下连什么是工业设计都不清楚,就背着书包去了。后来他说,直到学习了才觉得这个专业特好。他接触到了蒙德里安,立体构成,产品设计,学习的过程让他接触到了更广的领域。到报考大学时,央美壁画系在全国只招收七人,他恰好是第八个。凭着名列前茅的文化成绩,他又一次杀进了名单。美院没毕业,这个小伙子又带着临时抱佛脚来的德语去了德国。他的学习经历,有传统和扎实的一面;也有着一种对不可知的向往和大胆。从基本功到设计,从设计到壁画、造型,他的积累是综合而复杂的。
     在德国上学期间,他幸运地得到了画廊的资助。画廊每月付他1200马克的费用,到年底用画作来抵偿。这样一来,不仅每张作品都有了出路,也缓解了他作为穷学生的困境。他的作品风格从那时起,基本没有发生变化。用单纯的、童话式的语言来讲述大人的故事。也许和父亲在人艺工作有关,很多作品中的细节和场景设置,就像一个微缩的舞台。从人道主义、美丽、善良到忧伤和寂寞,这些都市人正在当下体验的心态,在一成不变的、稚拙的人物中体现。他曾说“相比达利,自己更喜欢马格利特”;前者是张扬和开放的,在后者身上或许他看到了自己的内敛和克制。表现在作品中,就是一种“收”的力量:并不像一大桶情绪倾泻而下。那些大头小身的人物,张着单纯的大眼,好像是理想国的发言者。幕布一开一合,讲述着新的故事。
《莫扎特》38x52cm 
二、头脑清醒的智者
     刘野的年龄,正好是中国第一批火起来的当代艺术家。当八十年代对外开放,层出不穷的艺术形式一下进入中国时,有一些艺术家选择了政治因素。他们好像压抑过头后的急于释放,讽刺打击一切旧的东西;最为明显的是用一切新手段去消解政治的意义,将曾经视为神明的力量玩笑化。那是一批典型的中国当代艺术作品,于真正的艺术创作或许显得浮躁,但是从打破,反抗的角度来说是一种进步。恰好赶上这个时期的刘野,竟显得像一个旁观者。他的画始终是一个独立于外的小世界:有每天要上演的新剧目,和环境无关。刘野说,“我对外部的变化,有一种天然回避的能力。其实流行的东西我也知道,但我不想轻易受影响。”这样的作品少了一种时髦的气质,却是艺术工作者切实想要表达的内容。里面没有激烈的冲突和情感变化,都是单纯稚拙的孩子脸。他是一个不太用力的人。在作品中,追求一种模糊中的精确。虽然会削减作品的力量,让情绪的浓度降低,但是这样的作品里观众能在“松懈下来”的表达中,找到自己的理解。是一种余地。有的人会直意将刘野归为卡通画家,他认为不是,可是口拙的他又无法去彻底地解释清楚。他想要呈现的性格,表达的意图,或许我们只能通过那一幅幅作品来揣度。相比绘画,语言是他太不擅长的方式。
     在艺术市场泡沫化的时期,价格被哄抬,人气不健康的飙升,一些艺术家甚至流水线化自己的作品,为了抢占这个热烈的时机。刘野显得和他画里的人物一样,迈着自己的节奏,忘了环境。他说“我现在每年大约画十张,我每年画一百张也可以,这不是对与错的问题,有的人习惯画多,有些人习惯画少,是习惯问题。我并不每天都画,每张还是需要有个锤炼的过程”。无论环境在政治热浪中,还是在经济大潮里,刘野始终审慎地当一个局外人,他的“理想国”和小人剧按照自己的节奏上演着。
《Miss》100x87 cm
     当你和环境融合的时候,或许会获得最好的投入产出比,可是刘野这个地道的老北京心里,因为热爱画画而得到的快乐和自在,占着更重要的比重。他说自己“画地慢,耐得住寂寞是一个基本技能”;他也说,“我认为一个艺术家就不应该有成功感,这种感觉不是属于艺术家的。也许在别人眼里你成功了,但不要太在乎。”这些是一个对艺术抱着长远眼光的人,应有的态度。虽然他画风单纯简练,这背后的思考确实是理智而清醒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