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南京:阴-多云 5℃~11℃
加入收藏 |分享到: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百家艺术 > 地方馆 > 江苏 >> 正文

江苏

光大苏裱 “书画郎中”培训班现身苏州

时间:2015-10-22 13:27:45  来源:人民日报海外版欧洲刊网  点击量:  编辑:十方
 

     人得病有名医接诊,价值不菲的书画残破之后靠书画郎中妙手回春。作为传统苏裱绝技的古旧书画修复技艺向来藏在深闺人不知,或有传承也靠“师傅带徒弟”的模式延续。日前,苏裱名师孟咸昌老先生却尝试打破传统,通过培训班模式传授技艺,光大苏裱。

光大苏裱“书画郎中”培训班现身苏州_副本.jpg

    作为非物质遗产,苏裱手艺冠绝天下,在苏州人心中地位神圣,打破传统模式能换来苏裱技艺的复兴?新模式相对传统授徒模式什么区别?日前,记者来到苏州石湖畔采访苏裱技艺协会常务理事、石湖美术馆艺术顾问、篆书名家孟咸昌先生。
    远在南宋,苏州石湖曾是一代名相范成大的旧居。石湖之水有容乃大,千年之后,石湖美术馆坐落于此。一石击破水中天,石湖美术馆联手孟咸昌先生的创新之举有多大把握?
    装裱,古称裱背,或称装背、装潢、装池,俗称裱画。苏州素以“苏裱”著称。苏裱一般比较素静淡雅,挺拔柔软,选料优良,装制熨帖、整旧得法、形式多样、裱工精佳。据画史记载,北宋时,书画家米芾家里就已有专作装裱的苏州匠人。明代中叶是苏州装裱的全盛期。明周嘉胄《装潢志》云:“装潢能事,普天之下,独逊吴中”。明胡应麟又云:“吴装最善,他处无及”。
    苏裱代有人才,孟咸昌就是活跃于当代的杰出书画郎中。年逾70的孟咸昌虽然白发满头,但精神矍铄、一脸红润,观如谦谦有礼的老叟,即之如温文渊博的老师。实际上,他还真当过代课老师,那是下乡插队的往事了。孟老直言,他尝试培训不是冲动,而是多年思考的结果,和他的特殊经历有关。相比众多的苏州同行,他坦言有一大遗憾,也有两个长处。苏州虽然是苏裱的发源地,但古旧书画修复作为苏裱的顶峰,还是会者不多,真正掌握这门手艺的手指头能数得过来。堪称能者的都是从小跟师傅或者跟父亲练起,久练成活。而孟咸昌走入苏裱天地,还是在下乡回城被分配进吴门画苑工作之后。
    孟咸昌说:“人说30不学艺,我却是在30岁以后走进苏裱绝技殿堂;人说50知天命,我也是在50岁以后真正掌握并融汇贯通了这门绝技”缺失少年学艺的磨砺,乃人生第一大遗憾,但孟咸昌学艺时学历较高,当时为圈内学历最高的匠人,同行中不少大师、高级工艺师评奖晋级的论文都由他代笔,由此,他也能博采众长悟出不少有价值的道理。因此,他总结自己的两个长处,第一,学术性的思考让他能比较科学的看待古旧书画修复,也能用规范的方法教授学生;第二,由于他自己也是半路出家,他相信经过设计的培训课程能胜过师傅带徒弟的传统模式。
    采访间,孟咸昌不断通过手机微信和朋友家人发着消息。他说,儿子第一次教他用手机上网发消息时,他感觉这玩意比裱画更难学,但越用越顺手,越用越方便。他感叹,在互联网时代,一定要大胆创新,传统手艺的精髓必须保持,但传授模式完全可以变也应该变。
    过去,大家学习裱画为了谋生,学习者多为普通劳动者,而现在对苏裱感兴趣者多为白领、企业主,或者出于收藏字画的需要;过去,师傅带徒弟,要让徒弟白干三年才逐步上手,现在谁有兴趣愿意磨上那么久;过去传统技术都被老师傅藏着掖着,在苏裱圈子内有传内部传外、传男不传女的规矩,现在如果还抱着老传统不放,书画郎中只会逐渐式微。总之时代变了,苏裱传承模式也得变。
    孟咸昌说,做培训不是要彻底否定传统的传承模式,传统有优点,师傅带徒弟好比小班化教学,更像是导师带研究生。培训面对的是中端市场,满足多层次的学习需求。另外,相关的培训教材他也在编写中,并会融入他多年从事苏裱修复的心得。
    检点着孟咸昌收集保留的资料,记者发现他不是一个只能说不能干的江湖郎中。全国各大博物馆给他开出的证明,都肯定了他突出的修复技艺。
    业内的一位藏家表示,多年前他藏有清代状元张骞的横幅书法,画面久经烟熏污染已经霉烂变成碎片,大的有手掌一般,小的比黄豆粒还小,碎块多达上千块。由于画面尘烟污染再加上霉烂,色气灰暗,画面模糊不清,拼接难度很大。为此,孟咸昌制定了详细的揭裱方案,将较大的能对上的先拼接上,用稀糊固定在一张白纸上,对不上的小块碎片固定在另一张白纸上,然后用专用的药水清洗,基本看清画面墨色浓淡,理解画笔的来龙去脉后,再把碎片取下来拼到画面相应的位置上。经数月的精心努力,真迹得以起死回生,重显原来之神采风韵。
    除了修复古旧书画,孟老还有一个本领,就是篆书。孟老告诉记者,经年累月的和书画打交道,让他自觉的爱上了书法艺术,经过几十年的练习,他的篆书书法在苏州艺术圈已经颇得口碑,被多家美术馆珍藏。记者 邱通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