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南京:阴-多云 5℃~11℃
加入收藏 |分享到: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化 >> 正文

文化

背着侄子去上学 (散文)

时间:2020-07-20 09:26:57  来源:  编辑:
背着侄子去上学 (散文)李祥伟

外婆离世后,家里就缺了个看门的人了,大嫂坐完月子后面临着要出工了,我刚进初一就面临着要辍学的问题,两个侄子要看护,从经济的角度,我缀学是最划

 

背着侄子去上学 (散文)

李祥伟



 

外婆离世后,家里就缺了个看门的人了,大嫂坐完月子后面临着要出工了,我刚进初一就面临着要辍学的问题,两个侄子要看护,从经济的角度,我缀学是最划算的,放寒假,母亲给我买了一双新袜子,我的那双袜子己穿了三个月了,我特意洗干净了脚,很开心的样子,然后,妈妈就和我说,你不要去上学了吧。

我当然不答应的。绝不答应,但妈妈学杂费都不给我,我跟着妈妈反复要,妈妈不理会。等开学了,我没有带二元钱的学费还是去报到了,范老师己经催了几次了,我怕见老师了,我收了作业交到范老师的桌子上,一放就跑了。范老师把我叫住,问我,就你没交书费了。我最怕回答的问题还是被老师提出来了。我坦白说,妈妈不让我读书了,不给我钱。

范老师说,你读,钱以后交,我来先垫。我才松了口气,但家里的孩孑没人带这是个现实,那天,家里的大人都要出工了,妈妈把孩子交给我,我气得直跺跺脚,我要上学呀,但大侄子己经会说话了,我与大侄子相差九岁,他说,叔叔不要哭,宝宝陪一道去读书。

这话点醒了我,我就背着侄子去了学校。坐在我的旁边,班主任范雪英老师上课时看见了孩子,我连立正都忘了喊。心里一直紧张地看各个任课老师的态度,就象是一个犯错误的学生,担心老师的训斥,范老师没有责怪,反而帮我带孩子了。回到家,妈妈看到我这样坚持,妈妈妥协了,给了我二元钱,我可以带了孩子上学。

父亲也以为家里有个读书人是好的。而且我还让家里人骄傲的。我们家需要出一个读书人,父亲也特别宠我的,于是,我还从家中带上个小凳子,背着大侄子上学去了,我大侄子挺乖的,我上课时他真的一声不吭。

就是孩子大小便的事情让我头晕,课上到一半,他要尿尿了,这是我最痛苦的事,我带他出去,必定是破坏课堂纪律的,怕老师不开心,一方面又怕侄子哭闹,我自己也是哭笑不得,班主任范老师,把我的一切看在跟里,上课时,她密切地注意我大侄子的动态,不上课时,她也会帮我带一带,将我侄子带到办公室。让我认真听课。

我能夠上学了,这是多么开心的事,每一天早上,父亲总是早早地起床,先挑满一缸井水,然后,烧完早饭,就上街去,这是父亲长期以来的生活习惯。等父亲上完街了,就会带二个肉团孑回家,这是我大侄子的专利。其实,我也挺想吃这又香又软的肉团孑的,父亲会买三个,我知道父亲给我也留了一个。这也是父亲给我的奖励。

我晚上一直和金金住在一起,不住家里的,为了躲避侄子跟我去学校,我早饭也不吃,脸也不洗,直接去学校里,但是,这似乎没有用的,妈妈会把孩子送到我学校里来,一个小篮子,里面有三个肉团子,这二个肉团子要维持侄子一个上午的,也不能让大侄子一下子吃完,让他慢慢的享用。只要孩子太平无事,那是我最开心的事。老师们也似乎习惯了我带个孩子上学的。这可现在的妈妈陪孩子上学是两回事了,同样还是孩子的我,一方面要读书,还要充当保姆的。现在的孩孑被保姆还觉得家长烦呢。

好在我读书成绩好,老师布置的作业我总是笫一个完成,我的同桌的同学老是要抄我的作业,那么,我做作业时,大侄子可以让同学带。这样我可以腾出时间来,我几乎天天提心吊胆地过着一天又一天。好在妈妈为了孩孑的事也在调度时间,父母运输时,尽量早一点装船,二船贷如果顺利,下午一二点就完事了,然后,把侄子抱走。还有三哥,他在轧石厂上班是三八班的,只要他上夜班,白天他会把侄子带好。这样我可以轻松一天。只要能读书,我什么都愿意干的,我内心很坚决。慢慢地我已习惯了把侄子带着去做每一件事情了,带孩子成了我一种高度的自觉。我已觉得带孩子的好处了,首先,我可以多吃一个肉团子,从侄子的肉团子中,在喂他的过程中还可偷吃小半口,我专门学会了好多苏州儿歌,糯米团子粳米粥,吃得乖乖屁股滑笃笃。这团子那真是人间美味。另外,我到了家中以后,可以借口看孩子,躲到我住处写作业,不用干家务了,还可以带了孩子到我的伙伴群中玩。大侄子也最服我,也爱跟着我,而哥哥们就不得那么清闲了,下了工,还得去田岸上割草,连泥带草要挑一百多斤,挑到猪窝里,这猪灰是称分量撒到田里的,这是生产队现钱收购的。猪儿就相当于把草加工成有机肥的操作工。我们家的老母猪不停地踩踏,这有机肥就加工好了,出灰表示生产队派人来装猪灰了,家人必须很重視那秤杆的,怕骗秤的,于是,猪灰生产队收购了,一百斤猪灰可换一元现金。这是一个惊喜,每一次出猪灰可以拿到二十多元的。可以补贴家用了。

我还是轻松的,只要带好孩子就行,而我最怕的是过星期天,我既带孩子又要烧一大家孑的饭菜,特别是烧一大锅的饭,要太久的时间才见锅盖冒直烟,一旦饭烧得夹生,哥哥们会意见很大。这样的日孑一又一天,到现在都不敢回忆那段日子怎么过来的。洗衣,做饭,带孩子,因为我人小,烧饭的时候在灶头边要垫个小凳子的。在此,我还得深深地感谢范老师的,没有她好庇护,或许我早就辍学了,做个泥水匠或者木匠,那是另外一种活法了,人在迷茫的时候,一个小小的帮助,或许就能改变一个人的命运,她的宽容和照顾让我能继续在学校读书。最主要的是,我的大侄子从小就适应了读书的环境,范老师从三年级开始到我初中毕业一直做我的主任,而我侄孑之后读初中时也是范老师当班主任,也是一直当班长,现在我大侄孑在当一名教师,范老帅照顾了我们二代人呀,不,准确地说,她把爱洒给了上千的的山里人,敬佩感恩之情油然而生。在我之后的当教师的过程中,我也常常去动员辍学的学生回到校园中来的,我也经常替家庭条件不好的人垫付学费的,其中也有人走出山去,考上大学,做医生,做领导的,赠人玫瑰,手有余香,这是范老师教给我的最朴素的道理,己扎根在我的心里,让我受益一生。

那时我背着侄子上学时,才十四虚岁,我的侄子,己成了我们班级的一员了,老师说,上课,我说,起立,同学们说,老师好,他也会用稚嫩的童声跟着说,老师好,让大家喑暗发笑。而下课时,老师说,下课,我还没有喊起立,他己经喊出来了,起立,班级里人都笑了。我的脸火辣椒的,打了他下,他还在笑呢,他也坚持了四十五分钟了。​​​

    (作者系江苏省作家协会会员,该作品选自作家本人长篇纪实作品《我的母亲》)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