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南京:阴-多云 5℃~11℃
加入收藏 |分享到: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化 >> 正文

文化

【一心散文】“榕”归故里

时间:2018-10-08 13:05:39  来源:  编辑:
我惊奇地看着前方,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庞大的树根群。 这是几棵不知年岁的榕树,繁密的树冠,像撑开的绿色大伞。树的根须,青筋般暴突在地面上,枝枝蔓蔓,盘根错节。近处的与旁

     我惊奇地看着前方,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庞大的树根群。

    这是几棵不知年岁的榕树,繁密的树冠,像撑开的绿色大伞。树的根须,青筋般暴突在地面上,枝枝蔓蔓,盘根错节。近处的与旁边的榕树根纠缠在一起,远处的在几十米之外。

    放眼望去,根须从中间向四处延伸,由粗到细, 由疏到密,越来越多,越来越杂,越来越广,浩浩荡荡地蔓延开来。像暴涨的湖水,到处流溢、奔突、交汇、冲荡,然后形成无数条细流,肆意地向远处流淌。

    南国八月正午的阳光热烘烘的,我快步走到一棵榕树下。叶密如盖,果然有一份难得的阴凉。

我坐下来,用手抚摸两旁浅褐色的根须。它们有的粗如胳膊,有的细如笔管,均牢牢地抓伏在深褐色的泥土上,无法撼动。泥土是根的故乡,这是大自然最原始最稳固的生命承载和依托。

 image002.jpg

 

    我看看周围人不多,忽然来了兴致,仰面而卧,以根须为席,以土地为床,有种说不出的奇特的感觉。抬眼看,只见上方老枝上悬垂着一些纤细的榕须,在微风中轻轻摆动。

    它们是不定根,以一种奔赴的姿态,正在努力向下生长,直到某日抵达泥土后,再不断增粗,变得结实,最终也成为一条坚韧而安定的根。

    我闭上眼,闻到湿润的泥土散发出鲜腥的气味。一只小虫唱着歌飞过我的耳畔,确切地说,那单调的旋律,更像吹了一声并不响亮的口哨。我甚至感觉到有只蚂蚁爬上了我的手指,走走停停,它一定东张西望,犹豫不定地判断前行的方向。

    恍然间,我的身体慢慢儿下沉,落在广阔而厚实的土地上。我的头发、手臂、后背、腿脚都长出了根须,向远方和深处有力地伸展出去。我成为了千百条根须中的一部分,身体里涌动着饱满的汁液,每一条枝节末梢都充满了一种生长的力量。

    妈妈,快点来!一个女孩儿尖嫩的声音传过来。霎那间,一切都消失了。我醒过神,慌忙坐起来。看到一个穿着白色衣裙的女孩拿着一只风筝往前跑,远处有一大片绿色的草坪,里面有不少放风筝的孩子。

    她的父母紧跟其后,聊着天儿,说的四川方言。又一波人走过来,说着北方口音的普通话。

    他们都是异乡人,我也是!只是他们长期生活在此地,而我只是个过客。几日来,深圳这个现代大都市,带给我最大的感受,就是有太多的异乡人。换而言之,这几乎是个群体异乡人组成的城市。

他们来自四面八方,是这个新城市的建设者,长期居住下来,已然成了这个城市的主人,但是长夜漫漫,情思难眠。那些深藏于心底难以言表的复杂的乡愁,如同街头巷尾的那些不同风味的饮食店,广州肠粉、重庆火锅、河南烩面、东北水饺……在飘着榕须、挂着椰子的南国植物下,各自散发着浓烈的故乡的味道。

 image004.jpg

 

    在他乡异地,故乡的食物有种莫名地召唤,不仅仅是口腹之需,还能填补一下精神的孤独。前几天,侄子为我们接风,侄媳妇晓燕提前在微信里留言,去吃一餐合我们口味的饭菜。    我有些好奇,当我们乘坐地铁,再穿过街头拥挤而陌生的人流,到达饭店时,心里一暖!桌上都是家乡风味的饭菜……

    我惊奇的说,难得能在深圳吃上这些东西!

    是的,好不容易找到这家饭店,我们平时想吃了就跑过来。晓燕说话细声细气,脸上漾着欣慰的笑。侄子多年不见,记忆中那个不善言辞的男孩儿,如今已过而立之年。他谈吐自如,说起这些食物,言语之间也透着难以掩饰的情感。他们是年轻的异乡人,也有着同样的故乡情结。

    面对满桌可口可心的饭菜,我大快朵颐。离开家乡二十多年了,对这些食物依然挚爱。时间可以改变乡音和容颜,却很难改变儿时留存下来的饮食习惯。

    女儿在江南长大,从小受到我们的影响,每次回故乡都带她去品尝,她对这些食物也有种亲近感。

    窗外灯火阑珊,我们坐在异乡的夜色里,品尝美食、记忆和乡愁。

    其后,谈到未来的发展。侄子他们现在事业较为稳定,准备在深圳买房定居下来。女儿目前在深圳一个公司实习,她也想留在这个城市,说是机遇多,可以学到很多东西。

    看着三个年轻人,我想起了昨天遇到的一个同样年轻的出租车司机。他边开车边跟我闲聊,说他的父亲也曾在深圳打工,赚了些钱,本来可以有更大的发展。可他执意回到家乡,盖房子,买车子,感觉很有成就感!

    我忍不住问他,那你以后回去吗?

    他侧脸笑笑,说道:不一定,我想挣点钱换个行业。如果发展的好,就在这儿生活。现在交通也便利,想家了随时都能回去。

    所有的背井离乡,都是为了荣归故里,这是中国人曾经嵌在骨子里的执念。那些用思念与等待熬煮出来的乡愁,千百年来,弥散着经久不息的苦香。

    如今,故乡,依然是游子情感深处最安暖的地方。但时空不再漫长而遥远,在世界互通、城乡互融的时代,荣归故里的浓厚情怀已逐渐淡如云烟。

    深圳是个年轻人居多的城市,他们从事各行各业,每天步履匆匆。即使晚上十点以后,地铁上依然人满为患。不少年轻人很晚下班,背着双肩包,塞着耳机,满脸疲惫,站着也在闭目休息。

    他们远离自己的故乡,是为了寻找更广阔的世界。辗转游离,漂泊无定,但总有一天会在某处停留下来,安居乐业。多像眼前的这些柔弱的不定根,在风雨中飘摇,最终成为一条条坚实的根须,支撑起榕树强大而蓬勃的身躯。

    我站起身,远望这个年轻的现代都市。高楼林立,道路纵横,车流如织,根须一样遍布于南国这片古老的土地上。大地,是生命永恒的大故乡。

    我向前走去,夏风习习,瓦蓝的天空中飞翔着一只只彩色的风筝。孩子们在绿意盎然的草坪上,欢快地叫喊着,奔跑着……  作者 一心

上一篇: 老宅 老宅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