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南京:阴-多云 5℃~11℃
加入收藏 |分享到: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化 >> 正文

文化

老宅 老宅 

时间:2018-09-17 11:02:26  来源:  编辑:
  老宅 老宅  □宋祖荫  一个古村落,几道古建筑,临水而居,泽水而栖,相交辉映,相映成趣。还有老宅深院里居住的那些银发老人,虽然眼神有些木讷,或动作稍许迟缓,但在他们的脑海

  老宅 老宅

  □宋祖荫

image002.jpg

  一个古村落,几道古建筑,临水而居,泽水而栖,相交辉映,相映成趣。还有老宅深院里居住的那些银发老人,虽然眼神有些木讷,或动作稍许迟缓,但在他们的脑海记忆里,却留下了不灭的沧桑时光

  三家市,坐落于娄东石头塘东侧,风貌独特,风情别致。它始建于宋代末年,占地约1.2万平方米,是太仓迄今唯一遗留的古村落。不久前,我们走进了这个由百米古街区串成的自然古村落。

  700年的古村落,你的风姿绰约在哪里?有人说,有形的是宅第建筑,古树名木,无形的是流传的人物与故事。也许在这一砖一瓦之间,雪藏着一个个难忘的岁月的屐痕。

image004.jpg

  在横亘于石头塘跨河廊桥的掩映下,粉墙黛瓦,灰白相间,古村落街边的老宅建筑连成一片。据介绍,该村落现存清末民初建筑近10处,结构保存完好,街道中央十字路口以及转角处建筑完整,低矮的沿街商铺、石块铺就的路面,给人带入陌生的从前的日子。尽管太仓地方志书有记载,但是能够穿越岁月时空,至今完整保留下的建筑少之甚少。传说历史上最大的龚宅前后三进,共108间,建筑工艺精细,各种雕刻精美,四周还有很高的围墙,但如今几乎难觅踪迹。

  此刻,我们由西向东走进街道最东侧,一幢私人老宅引起了我们的关注目光。该幢建筑呈四合院形状,民国建筑风格,它坐北朝南,老宅房屋二进共11间,面积约近300平方米。天井里方砖竖直嵌入铺地,两个角落里四方窨井出水。缸里种植的几株荷花,田田叶叶,生机盎然。

  走进这座七路木结构的老宅,一股古朴江南之风扑面而来。格子门窗,窗花精致,正中客厅依旧保留地平方砖,墙壁上有文革时期的“毛主席语录”和“三忠于”图案。房屋内还有阁楼,可以储存利用。据张家后人介绍,这里曾是村里集聚纳凉的地方,生产队记工分、评工分,社员们都在这里评议。地震避难时,村里有的人躲到这个木结构房屋里,因为房屋不会坍塌。直到近年来,这座曾经热闹的老宅才趋于冷落。

image006.jpg

  走出老宅,是一块翠绿的竹园,修竹茂密,凉爽宜人。竹园旁还种植一棵百年黄杨树,虽然树枝倾斜,但干枝虬劲,生长茂盛,如伞般的华盖荫庇宅院。这是老宅的“镇宅之宝”啊。屈指算来,这棵古黄杨是张家第四代的曾祖父8岁时栽种的。如今有人愿意出高价收购,但张家后人不肯出售,因为黄杨树里寄托着一种家族情怀。周边空地上还有桂花树等其他树木,再往前便是通江的南蒲河。典型的江南人家的院落,宅前活水河流,方便劳作生活,昔日众多村民在此上水桥,淘米洗菜洗衣,也给老宅带来吉祥的财源。

  老宅的主人名唤张晋卿,据张家后人介绍,这幢老宅是1924年前后建造的,距今有近百年的历史,除了头进房屋于1958年翻建过,其余的建筑,门窗、装饰等均保持原貌。张家后人回忆,当年,张家主人为了建造房屋,用木排装运建筑材料走水路,整个工程做了两年半,泥瓦匠手工艺非常精到。可谓百年大计,讲究工程质量。

  张晋卿,按照家族后代第四辈排列,乃张氏家族的太公。沙溪人,入赘三家市一董姓人家,后生育三子二女。当年,张家有人在上海申新纺织公司谋职,担任收棉员一职。申新纺织是中国近代棉纺工业中规模最大的民族资本企业。于1915年由荣宗敬、荣德生兄弟创办。纱布畅销,企业兴旺,张家人用申新分配的红利酬金,在妻子老家三家市置办地产,建造老宅,用于自己和子女居住生活。

image008.jpg

  这座四合院的老宅,曾居住着张氏后人后辈数十人。后来这些后人后辈陆续走出古村落,走向全国。老宅的主人非常注重子女教育,期待这些子女将来学业有成,事业有成,如有读北大的,北航的,还有其他高等学府,出了不少教授、专家学者、高级工程师等。如今分布于北京、上海、杭州、南京、乌鲁木齐、无锡等地,后代更是遍布海内外。虽然还有后人留在太仓,但有的偶尔回家,有的翻建了新房,如今老宅一直处于空关状态。

  令人欣喜的是,2016年第二届世界互联网大会乌镇峰会期间,习近平主席曾在当地西栅“淡茶饭”主题餐厅招待宴请俄罗斯总理梅德韦杰夫,其窗户窗花与张家老宅竟然一模一样。由此可见,张家老宅是历史留下的一笔珍贵遗产,不仅属于张家后代,也属于三家市古村落。忆旧童年,记住乡愁,建筑是“凝固的音乐”,也是传承的文化。老宅、老树、老人,不再是历史的包袱,祖先的赐予,而是重生与复活的载体,繁荣和热闹的前奏。

image010.jpg

  急雨间隙,云卷云舒。回望老宅,虽然岁月尘封往事,老宅不堪负重,日益衰败。“养在闺中人未识”,但它镶嵌于古村落核心街区,与周边百废待兴的文旅资源保护利用遥相呼应。张家后人也希冀有热心古村落保护的企业家和社会有识之士与其共同携手,共享合作,共赢未来。

  老宅,老宅,你何时拂去积淀的尘埃,容光焕发青春再现?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