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南京:阴-多云 5℃~11℃
加入收藏 |分享到: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化 >> 正文

文化

闻伯先生斟字酌句巧应“难联绝对”

时间:2018-05-22 14:57:11  来源:  编辑:
日前,十方兄在朋友圈赞了我写的有关闻伯先生的艺评,他说:“先生对出了千古绝对,你应抽时间写篇文章好好赞一下。”余以为闻伯先生在文字、诗词、书画各领域上均

 

 
    日前,十方兄在朋友圈赞了我写的有关闻伯先生的艺评,他说:“先生对出了千古绝对,你应抽时间写篇文章好好赞一下。”
余以为闻伯先生在文字、诗词、书画各领域上均有非凡的建树。近年在我的专栏【癸酉论道】里均有过专门的评述。然而他于对联一事,尤其是对所谓的“绝对”更是饶有兴致,不管这些“绝对”文学价值几何,他遇上了总会记录下来,一旦情境巧合,便立即下手,反复揣摩推敲。并常与师友、同道探讨商榷。
image002.jpg
 
    最近有人从微信中发了一个上联“寂寞寒窗空守寡”给他,他便若领了军令般的忙活起来。其实,这幅上联他多年前就有所耳闻,只是苦于当时无情景支持,就没有进行深入的研究。
    而这次,收到微信的时候他恰好在翻阅《西厢记》,不觉心头一怔、眼前一亮,似乎有了倾向,经过反复推敲、权衡,用新四声(亦作今四声,现当代有关诗词楹联创作的书籍中多有论述)对出一副宽对的下联:
                   寂寞寒窗空守寡
                   燃煴煖炕熳焾灯
    首先,一目了然的是上联的“宝盖头”与下联的“火旁”(燃煴:ran yun,微火烘暖,煖、熳、焾分别为暖、漫、捻的异体字)。
    次之,上联中的人物寂寞难耐,寒夜孤灯,临窗远眺或忧思;而下联中的人物,则温暖相拥于热炕之上,卿卿我我之下漫条斯理地焾了焾灯芯……(此处省略1000字 )
    上联中的人苦逼而下联中的人乐甚,成为鲜明的对照,此乃对联中的反对,较之正对犹胜一筹。至此,料必大家记起了传说中,纪晓岚大学士童年时候与塾师石先生“细羽家禽砖后死,粗毛野兽石先生”的趣联故事。
    虽然是民间传闻,但实为一副无懈可击的、令人拍案叫绝的反对!观之闻伯先生的这副下联,与上联比照遣词用字上,虽非都是反义词/字,但自其所造情境来看却是完全的反对。
    最初,他给出的下联是“燃煴煖炕熳熄灯”,经他反复推敲,认为“焾”优于“熄”,尽管“焾”是仄声字不合律,但“焾”这个有过程的慢动作体现出画面中人物的悠闲与优雅,至于“焾大”、“焾亮”还是“焾小”、“焾暗”乃至熄灯,观文者自有意会;而“熄”只是一个瞬间动作,引导不出更多的想象,更体现不出人物的生活、心理状态。
    于此,我们又想起了已越千年的文人轶事之贾岛“僧敲月下门”,一字之差,意境相去甚远啊!
这副对联,闻伯先生本不愿示人的,自评还不成熟,他说其一是“焾灯”二字语义不明,只是对上了而已,羞于见人;其二是下联的“焾”与上联的“守”均为第三声,于对联不工整。
    癸酉以为:这下联的出现对上联的文字游戏终于有了一个呼应;对关心此上联的朋友们有个提示,可以起到抛砖引玉的作用,期待将来会产生更妥帖的下联出现;对“古人”也算有个答复,尽管可能会有个别朋友不完全满意。文 沈癸酉 撰
下一篇:返回列表